广州歌剧院设计师扎哈哈迪德:像飓风席卷而来

这是2004年的普利兹克建筑奖的颁奖词,奖项授予一位女性,她来自两河文明的摇篮伊拉克,她不但除下了阿拉伯女子脸上神秘的面纱,而且她展露出来的在艺术领域的天赋与极度张扬的个性,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决然不同的阿拉伯女子。那一年她53岁,不仅是历届得主中年纪最轻的,而且是唯一一位女性。

在传统视建筑为男人一统天下的领域,扎哈·哈迪德这位英籍伊拉克中东血统的建筑师,仿佛横空出世,而她的设计风格、个性魅力和成长背景,又能让人从一开始就嗅出她能脱颖而出,并成为明星建筑大师这冥冥之中的宿命!

也许所有想要摘取普利兹克奖的建筑师都必须奋力拼搏,而哈迪德付出的艰辛比多数建筑师还要高出很多。她简单而专注,数十年如一日,不为任何外力所动摇,这些信念和精神造就了她今天的传奇。或许,哈迪德的作品之所以如此充满力量,一方面是因为她纯真的艺术特质。而另一方面,则是在建筑师这个几乎全部是男性的领域,女性必须创作充满力量的作品才可以适者生存。评论家称呼她为“迪娃”,意即舞台上的强势女主角。现在即便是最保守的国家之一——她所容身的英国都接受了哈迪德。

哈迪德出生于伊拉克名门,这位衔着金钥匙诞生的富家小姐拥有唾手可得的安逸生活。她的父亲早年毕业于著名的伦敦经济学院,曾是伊拉克社会的领袖之一。哈迪德本人曾在瑞士一所女子贵族学校念中学,后进入黎巴嫩著名的贝鲁特美国大学AUB学数学,这样的成长经历,使哈迪德从小就耳濡目染激进开放的西方思想,具有桀骜不驯又野心勃勃的反叛性格。

童年时代的哈迪德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地方。11岁那年,她暗自立志要成为一名建筑师。那时,现代家庭法在伊拉克才刚刚被确立,很多巴格达女性虽然在法律上获得了自由工作的权利,却并没有办法在现实中取得相应的机会,不可能获得真正的社会尊重和与男人平等的对待。即使是在英美,建筑师至今仍然被称为“男人的行业”。

“成为一名建筑师”——这件在别的巴格达少女心中是一件想也不敢想的事,却成为少女哈迪德的理想。11岁时,父亲的一位世交带自己的儿子来哈迪德家中拜访,这位长辈的儿子是一名出色的建筑师。父母在日常生活中不经意谈起这位世交之子时,总是带着羡慕和盛赞的表情,这对哈迪德影响很深。从那时开始,哈迪德就对“成为一名建筑师”特别感兴趣,就这样,她将这一理想在的心中累月积淀,精心酝酿着有关建筑的宏伟蓝图。

“我想成为这样的建筑师,让建筑和在城市里生活的人连接起来。”这是哈迪德从小到大的梦想,“在美国,也有很多著名的女性建筑师,但他们通常都是夫妻档,在世界各地也有很多很优秀的女性建筑师,但对一个女人而言,只身独闯男性掌权的建筑界还是太难了。这里仍然是一个男人的世界。即使当女性获得了成就之后,人们又会大肆宣扬我们是怎么穿着,我们穿着什么样的鞋子,或者我们又看上了谁。”

十几岁时哈迪德自作主张把自己巴格达的房间设计出十分怪异的风格,并背着父母,带领工人进行大胆“改造”。在瑞士念中学的时候,她又认为自己不是基督徒,拒绝像所有同学一样做例行的上帝祷告。哈迪德的哥哥曾戏言她本该被塑造成伊拉克第一个女宇航员,最后哈迪德的职业生涯从天上落到地上,干起了稳扎稳打的建筑设计。那时,她的父母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婴儿的呱呱坠地,标志着这个巴格达富商家庭一段曲折而又充满荣誉感的传奇的开始。

在巴格达和瑞士读完修道院学校后,哈迪德又在贝鲁特美国大学取得数学学位。这样的学历,对于许多伊拉克年轻女性来说,已经非常优秀。但哈迪德并不想停止。她并没有忘记自己少年时的理想。1972年,她考入伦敦建筑联盟学院(简称AA)。在这所著名的建筑学府里,她遇到了对她一生都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人——荷兰著名建筑师雷姆·库哈斯。库哈斯当时正好在这所学校执教,是哈迪德的导师。哈迪德当时的校友、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现任建筑系教授奈杰尔·科茨回忆说:“他们相互欣赏,有着对革命性现代主义共同的兴趣。当时的哈迪德和现在一样喜怒无常、脾气火暴。但那正是大家喜欢她的原因,也是她的作品中充满自信的原因。”库哈斯早就慧眼识人,对哈迪德这个种子选手格外偏心,也早早预言在那个班里,最终当属扎哈最有成就。

Leave a comment

All fields marked with an asterisk (*) are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