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讯 建筑界“女魔头”绘画首次亮相中国 不容错过

扎哈哈迪德被认为是当今世界伟大的女建筑师之一,她被许多人称为 女巫、女魔头,作品遍布世界各地。去年,哈迪德因病突然离世后,让许多人缅怀与感叹。近日,她的绘画作品首次亮相香港,人们用这次展览向她的艺术致敬。

2015年,英国建筑界最高奖项“皇家金奖”(Royal Gold Medal)颁给了扎哈哈迪德。她也因此成为了该奖项历史上的首位女性获奖者。

扎哈哈迪德是一位伊拉克裔英国建筑师,她的作品遍布世界各地。其中相当一部分位于中国,包括北京的望京SOHO、银河SOHO、上海凌空SOHO、南京青奥中心以及广州大剧院等。可以说,她在中国留下了不少地标式作品,中国人对她的作品并不陌生。

2016年3月31日,哈迪德因病突然离世,让世人不禁缅怀与感叹。她曾在世界各地留下许多精彩的作品,可谓天赋异禀、独具一格。她作品中特有的流动曲线赋有极高的美感,她将自己看似天马行空般的创意,一个又一个地实现在了我们生活的城市与世界之中。

18岁时,哈迪德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攻读数学系。4年后,全家移居伦敦,她于著名的建筑学府——建筑联盟学院学习。当时,她的导师是荷兰著名建筑师雷姆库哈斯。

1977年,哈迪德毕业后加入大都会事务所,之后创立了个人工作室并大量参与国际竞赛。那一阶段,她开始在自己的设计中使用锐角尖顶和长弧曲线,带给了建筑前所未有的视觉冲击力。

1982年,哈迪德在香港举行的国际建筑竞赛上获得了一等奖,这坚定了她的信念。实际上,当时哈迪德的作品在初审时就遭淘汰,是日本建筑家矶崎新独具慧眼,将她的方案从废纸堆里捞了出来。矶崎新评价说:“我被她那独特的表现和透彻的哲理性所吸引。”

哈迪德很受鼓舞,之后她的设计作品几乎涵盖所有设计门类。她的事业在外人看来顺风顺水,但从一次采访中可以得知,她的努力远远超过了人们的想象,“我坚韧不拔地去努力,花了他人力气的数倍,我没有一天放过自己!”

就像她自己所说,哈迪德的成名之路实际上也充满了荆棘。尽管她很早就被称作“解构主义大师”,并且得过世界各种奖项,但仍有很多人不能接受她怪异的设计方案。著名的主流建筑师罗伯特亚当就曾尖锐地批评:“她根本不考虑地板落差极大、墙壁倾斜、天花高吊以及对其中生活工作的人有何不便。空间在哈迪德手中就像橡胶泥一样,只是满足她孩子一样的玩兴。”

由于她的天马行空,导致她有不少作品都只能安静地躺在图纸上而无法付诸实施,她甚至一度被称为“纸上谈兵”的建筑设计师。直到1993年,哈迪德才推出成名作——德国莱茵河畔魏尔镇的一座消防站。她通过营造建筑物与地面若即若离的状态,达到一种海市蜃楼的效果。

1994年,哈迪德花费了极大的力气,获得了英国威尔士卡的夫湾歌剧院竞图方案的一等奖。但最终,由于来自卡的夫地方的反对,最终扼杀了方案的实现。

他们不愿让一个口音浓重、深色皮肤的女移民来主持重要文化建筑的建设。哈迪德承认,这次挫败曾给予她很大打击。

哈迪德另一个比较有名的作品,是她独立设计的美国辛辛那提罗森塔尔现代艺术中心。这幢八层高的建筑像一只精巧的方盒,一层一层搭建在玻璃底座上。此外,法国斯特拉斯堡的一个停车场,以及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的滑雪场等也使哈迪德名扬四方。

哈迪德位于伦敦的工作室的天花板装饰着复杂锯齿状的蓝色有机玻璃,书籍和杂志包围了整个房间。她是那种一周能在工作室耗上80个小时的人,身为她的下属,必须要有点工作狂倾向才行。

对于自己坏脾气的议论,哈迪德说:“没有完美主义和强迫症,哪能成为一个好的建筑设计师?”60岁时的哈迪德依旧是个工作狂。

哈迪德在一些“随形”和流动的建筑设计方案之中流露出贴近自然的浪漫品位,她以“打破建筑传统”为目标,一直在实践着让“建筑更加建筑”的思想,于是才会有超出现实思维模式的、突破式的新颖作品。

2016年12月,一批哈迪德的早期绘画作品在一家与她渊源颇深的画廊——伦敦蛇形画廊展出,这批作品在此之前几乎未曾公诸于世。实际上,哈迪德颇具实验性的绘画作品在上世纪80年代以后,就被众多机构如: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等永久收藏。

蛇形画廊的艺术总监奥布里斯特(Han Ulrich Obrist)曾说:“哈迪德的创意令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之前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构思。”他曾与哈迪德达成共识,要在蛇形萨克勒画廊举办一场哈迪德的绘画作品展。

实际上,蛇形画廊的这座展馆与哈迪德缘分很深。它最早建于1805年,原本被皇家公园用作火药库,后来被修复及扩建为画廊,而它的重建工作正是由哈迪德主持的,当时耗费约为1450万英镑。

但不幸的是,在与奥布里斯特面谈大约一星期之后,哈迪德突然离世了。“我们原本的计划是等她回英国之后,她的办公室将发表其所有画作,并着手准备展出。”奥布里斯特遗憾地说道。

那次展览在业内引起了很大反响,除手稿之外,蛇形画廊还展出了大批哈迪德的画作。这批画作明显有着早期俄罗斯先锋派艺术,尤其是马列维奇的影子。哈迪德相当认同这一流派,她的创作风格也深受其启发。

奥布里斯特这样评价哈迪德的画作:“这些作品的知名度还远远不够,更大范围内的观众群体对它还一无所知,我们希望能够让身处艺术与建筑界之外的观众们也欣赏到这些画作。”

“哈迪德算得上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具想象力及先见的艺术家,她几乎是一个能够青史留名的人物,因此我们感到有必要让世人了解她的作品,这甚至具有一定的紧迫性。能够在一座由她设计、且地处伦敦市中心的画廊当中展出她自己的作品,真是一个非常美妙的巧合。”

其实,哈迪德与蛇形画廊已有20年的合作关系,她在1996年成为其受托人,并于2000年为蛇形画廊设计了首座临时展馆,这也是她在伦敦的第一部建筑类作品。

近日,中国观众也有幸能够亲临感受这位建筑大师的绘画作品。伦敦蛇形画廊联同扎哈哈迪德设计工作室,在中国香港荣誉呈献建筑师扎哈哈迪德作品展,展出其早期画作和草图。由合作伙伴太古地产引入旗下太古坊内的艺术活动场地ArtisTree,作为其迁往新址前的闭幕展览。

此次展览别出心裁地展示了哈迪德作为一位艺术家,其绘画在她作品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展出作品包括绘画、素描,以及难得一见的私人笔记,其中的速写作品展现了她对建筑形态和关系的复杂构想。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哈迪德早期作品首次亮相中国。

Leave a comment

All fields marked with an asterisk (*) are required